和华南理工大学篡改分数相比,翟天临的假学历

和华南理工大学篡改分数相比,翟天临的假学历

时间:2020-02-14 17:33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翟天临引发了众怒。在中国的教育体系中,博士是最高学位。为了一纸博士学位证书,无数博士生寒窗苦读,在图书馆里上下求索,在实验室里一泡数日……纵然呕心沥血,纵然熬光头发,不少博士生仍难如期毕业;延期,成了一些博士生的噩梦。

因为不堪重负,因为夙愿难了,一些博士生甚至彻底放弃自己,走上绝路。他们的离去,让亲人痛苦一生,让旁观者痛惜不已。然而,在无数平民学子为博士学位废寝忘食时,不断拍片不断参加演出的翟天临却轻松拿到了博士学位。

尽管,这位翟博士连知网都不知道;尽管,这位翟博士的论文被指来路不正。但,这一切并不妨碍翟天临顺利毕业。在拿到博士学位后,就连大名鼎鼎的北大光华管理学院也向翟天临伸出橄榄树,录取他为博士后研究人员。

以前,“学而优则仕”;现在,“演而优则博士”。尽管这个社会的不公随处可见,尽管这个社会的权力为所欲为,但在我们这些普通人的认知里,学术还是一片净土。

——权力不能收买,金钱不能腐蚀。

事实证明,我们太过天真。一直以来,教育体系寄托无数平民百姓的希望。我们努力读书,以图拥有一技之长,在社会上有个立足之地。有了孩子之后,我们还是把希望寄托在教育之上——叮嘱孩子好好读书,考个好学校,有个好工作。

毕竟在当下,高考是最为公平的竞争方式——不看背景,不看出身,只看分数。谁知,当我们的孩子还在为分数苦苦奋战时,人家已轻松地取得了名校的入场券。更可怕的是,翟天临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明明未在核心期刊发论文,明明论文不合规定,明明不够博士的条件,翟天临却堂而皇之地拿到了博士学位。他一个人,没这么大的能量。说到底,翟天临只是个小巫,真正的大巫还在他的身后。到底是谁呢?

2月11日,微博网友@平凡的世界overlooker 发表长文爆料称,华南理工大学计算机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张军等领导,在该学院2018年研究生复试结束后,篡改了8位考生的考试成绩,5人调高成绩后被录取。其中一名复试成绩原为小组第一的学生,被调分后改为了不及格未被校方录取,该生在投诉学校招生办后,又被改分补录。

文中写到,2018年3月22日,华南理工大学计算机学院举行研究生入学复试,在工作人员收齐所有复试组成绩登分后,院长张军召集原党委书记练伟杰,纪委书记杨毅仁,副院长余志文开会讨论篡改分数。

期间余志文与杨毅仁当面命令工作人员删除原始数据,并检查翻看手机和电脑。当晚一共篡改8位考生的面试成绩,之后张军逼迫工作人员和副院长先后辞职。

博文附带的图片中,爆料网友罗列了分数篡改的具体信息,并提供了详细的举报依据。

尽管我们知道高校不是净土,尽管我们知道权力无孔不入,但发生在华南理工大学的一切还是令人震惊不已。“白纸黑字,铁证如山”是我们常说的一句话,这句话意味着,一切落到纸面上的东西,再也不可更改。

那是铁打的证据。合同如此,契约如此。但在华南理工大学,管你什么“白纸黑字”,都是有权者手里的道具。想怎么改,就怎么改。82分可以改为93分,66分可以改为46分。

什么良知,什么操守,什么原则,什么人性,都可以弃之不顾。他们这么做,到底为什么?向权力献媚?向金钱下跪?谁知道呢?我所知道的是,就算寒门学子凭实力考到第一,人家照样有办法凭能力把你挤下去。

这是什么世道! 目前,张军、练伟杰、杨毅仁、余志文等涉事四人已停职并接受调查。

“严肃处理”到底会严肃到什么程度?坐牢?开除?我可真是瞎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