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通教育大涨后实控人撤退,中文传媒接盘意欲

全通教育大涨后实控人撤退,中文传媒接盘意欲

时间:2020-03-24 17:16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佳发教育 等都在年初至今涨幅前15名之列。全通教育从年初至今涨幅达到38.84%,更是因自1月23日至2月7日涨幅达到56.23%而被证监会问询由“停课不停学”相关工作安排带来的影响。

全通教育回复目前其正在积极与客户打磨需求解决方案并落实响应,并且当前阶段主要为公益性支持,无新增规模性收入,业务发展仍然具备不确定性。在市场期待或者说观察全通教育是否有新的故事可讲的时候,一纸回复几乎切断了投资者关于疫情对于教育信息化产业的想象空间。

然而全通教育的“大招”还在后面。2月27日,全通教育发布公告,其实际控制人陈炽昌、林小雅及其一致行动人全鼎资本、峰汇资本与蓝海国投、东投集团于2020年2月27日签署了《股份转让框架协议》,拟转让其对于全通教育的控制权。至此,全通教育从投资者变成了被投标的,实控人在股价相对高位之时撤退也令人不解。

这次交易分为三部分:

第一部分是由蓝海国投、东投集团拟作为主要出资人共同投资设立合营企业,并由合营企业作为普通合伙人新设合伙企业,陈炽昌、林小雅、全鼎资本及峰汇资本拟将其持有的占公司总股本6.8911%的股份转让给新设合伙企业。交易双方在《股份转让框架协议》签署后5日内设立银行共管账户,并由投资方当向共管账户汇入人民币5,000万元作为诚意金。

第二部分在第一部分股份转让签署正式协议的同时,双方签署《质押借款协议》以及《表决权委托协议》,由投资方向陈炽昌等提供质押借款,同时取得其持有的不超过公司总股本16.6089%的表决权。

第三部分是在前述两部交易结束后,若转让方有意向继续将所持有的公司股份转让给投资方,股份转让比例累计将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18.50%。

从这次交易方案的设计来看,全通教育目前可能比较“缺钱”,无论是框架协议后5000万元的诚意金,还是股权转让后16.6089%的质押借款,实控人可能急于出手补充现金流。而事实也确实如此。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16日,全通教育的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累计质押股份数量占其持股比例均已超过60%,其中,峰汇资本质押比例已经达到99.92%,林小雅质押比例达到81.90%,陈炽昌质押比例76.09%。而自2020年4月开始,将陆续有目前市值近6.5亿元的质押股份面临解押,还款压力确实比较大。

交易方案中无限售股份的价格,由正式《股份转让协议》最终确定,其定价原则为:以正式《股份转让协议》签署日为基准日,由转让方一选择基准日“前1个交易日收盘价”、“前5个交易日均价”、“前10个交易日均价”、“前20个交易日均价”、“前30个交易日均价”(以下称为“定价基准”)的其中一种作为转让价格。显然,目前的时间点对于全通而言是一个定价的好时机,几个基准日的选择都可以将价格稳定在这次疫情带来的上涨区间里。

前有股票质押带来的还款压力,后有处于高位的股价可以变现,对于全通教育的实控人来说,这次的交易几乎是水到渠成的选择,在A股市场摸爬滚打了许久以后,似乎也到了“撤退”的时机。

“接盘侠”要讲的“新故事”

虽然,本次交易对于全通教育的实控人而言确实是一次“不错的交易”,但如果交易对手对于价格以及标的资产无法认同的话,交易流产的案例也不在少数。而这次与全通教育有关的是另一家A股上市公司中文传媒。

中文传媒与很多A股中的传媒企业一样,是以最图书出版发行为主要业务的企业,根据其2018年的年度报告显示,一般图书和教辅图书两大业务营业收入合计达到约66.71亿元,占总营业收入的比重约为60.03%。

虽然相比于一般图书33.39%的毛利,教辅图书的毛利略低仅有27.94%。但是对于在江西省内深耕多年的中文传媒而言,教辅图书是其经营质量得以提升的基础,也是公司完成年度经营目标的核心业务之一。

这次疫情不仅仅对于学校和教育培训企业有着深刻影响,同时通过对于学校和教育培训企业的渗透在影响着更多上下游的企业。虽然全通教育在解释这次疫情带来的影响之时,认为并未对公司本身的业务产生过多增量,然而作为向学校提供教材教辅的中文传媒或许看到的是配合教育信息化带来的教辅教材的数字化。

虽然这次影响不会从根本上颠覆线下教育模式,但是从另一个侧面而言,这次疫情也确实让更多的学生、家长和老师看到甚至是接受在线教育未来其实可以做的更多,有很多的内容通过数字化的形式会更加高效和便捷。传统出版行业发展而来的中文传媒或许下一个要讲的故事,就从收购全通教育的控制权开始。

本文转载自“亿欧”,作者王妍。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