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线上教育,缩小城乡教育差距的契机

疫情期间,线上教育,缩小城乡教育差距的契机

时间:2020-03-24 17:16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交汇点讯 珠峰脚下的大二男生每天骑车6小时找信号上网课;父亲带女儿去村支部蹭网上课;女孩为了找信号每天晚上到山顶学习……连日来,一些偏远地区孩子的线上求学经历感动了无数网友。江苏农民工孩子疫情期间线上学习情况如何?记者进行了调查。

线上课程主要通过手机进行

从2月9日开始,家住南京枫丹白露城市花园小区架空层的初三学生朱志康已经上了20多天的课了。每天早上8:00上到11:30,下午1:15开始一直到4:00结束。朱志康说,他们上的是新课,每门课都是自己老师上,每天8点开始点名,群里布置作业,完成后每人上传老师批改。

朱志康的爸爸妈妈在小区开了个小菜场,疫情期间每天要给小区100多户居民买菜送菜,很辛苦。“我们文化水平不高也没时间,孩子学习完全靠自觉。”朱志康爸爸说,由于家里忙不过来,朱志康开学前每天要给小区三四十户居民送菜。网课开始后,送的菜少了,但放学后还会帮着送一点。

朱志康通过手机连上耳麦上课。“效果没有在学校好,没有课堂氛围,网络还经常卡。”因为家就在菜场,疫情缓解后不时有人进出拿菜,难免造成干扰。因为手机屏幕小,老师课上通过白纸写的例题经常看不清楚。虽然可以回看,但效果难免打折。“老师的作业也布置在网上,只能一点点从手机上抄下来做,眼睛很累,如果家里有台打印机就好了”。

射阳县四明镇的三年级学生蒋宇豪最近每天一早都要去同学家一起上网课。因为他家里没有电脑,大人上班,没有手机的他只好去离家不远的同学家“蹭课”。

“我带了本子和笔,把老师讲的内容记下来,回家再复习。”蒋宇豪上午上完课,中午回家吃饭,下午还要再去同学家。“幸亏两家离得不远,还算熟悉,要是陌生的,疫情期间担心互相传染肯定不让去的。”蒋宇豪的妈妈无奈地说。

记者采访发现,农民工子女家庭基本上都有手机,但有电脑的家庭不多,绝大多数孩子的线上课程在手机上进行。有的家庭由于没有安装宽带,持续线上课程一定程度上增加了负担。

两位任课老师的烦恼

网课虽不是什么新鲜事物,但疫情期间给全体学生上网课,却也给平时习惯于线下授课的老师们带来了不小压力。

“今天刚上了四节课,上午两节,下午两节。不是教材上的,而是我们自己准备的综合课程,有古诗词赏析、小古文阅读、写作等。”射阳县解放路小学语文老师何建香告诉记者,全县五所学校的老师承包了6个年级的课程。考虑到乡镇实际情况,全县乡镇老师没有参与此次线上直播任务。

“有些家长希望我们上新课,但县里严格执行省里政策,不统一网上教授新教材。”何建香介绍,原因是部分孩子家里没有电脑或智能手机,有的没有网络或流量,还有很大一部分家庭没有买到纸质教材。如果统一线上复课,会带来教育不公平。

以解放路小学三年级为例,50%以上的学生来自乡镇,有些孩子父母在外地,和老人居住;有些孩子寄住在亲戚家;前期摸底调查,全校还有十几个孩子家里没有智能手机或电脑。学校原本想组织老师捐出闲置的手机或电脑,但由于有的家庭没有网络,一样没法上课。

“我们老师以前也没上过网课,都是临时自学的。”据何建香介绍,经过20多天磨合,老师和学生已逐步适应。“现在像数学课的互动就非常好,学生提问、抢答,老师解答,互动充分。但网课出勤率还达不到100%,目前在80%-90%。”

张老师是南京郊区一所中学的初三物理老师,班里有一半孩子是外来工子女。2月10日开学后,张老师就为如何提高孩子的注意力操碎了心。孩子的上课设备有手机、iPad和电脑。“电脑屏幕大,效果最好,手机屏幕小效果最差,但班里六成以上孩子用手机上课。”张老师说,一个班50人,线下一堂课点名回答问题的孩子不会超过10个,线上一次课往往要点一半以上,因为担心孩子走神,课堂效率也就低了”。张老师发现,有的同学线上作业很认真,但有的孩子会在课上偷偷和同学qq聊天。“缺乏面对面监督,线上教学更多考验的是孩子的自觉和自学能力。”张老师担心,随着线上课程时间延长,自学能力强的孩子和自觉性差的孩子差距会进一步拉大。

线上教育为教育公平带来契机

为了让城乡孩子公平享受线上教育资源。连日来,国家相关部门先后出台多项政策,提高乡村线上课程的普及率。工信部鼓励电信企业重点向建档立卡贫困家庭学生推出特惠流量包等精准帮扶举措,减轻困难学生用网资费压力。江苏省、市教育主管部门也推出多项适合中小学生的公益课程,有的地区还给贫困学生赠送电脑、iPad等学习设备。一些商业机构,如腾讯、好未来等公司也积极开发免费实用的线上教育平台,为农民、农民工孩子接受线上教育打开了通道。

“线上教育资源的普及,对推动教育均衡化、促进教育公平,是有积极作用的。但目前线上课程资源,主要集中在市场化的收费阶段,没能在农村和偏远地区普及开来,首先是硬件和软件条件不匹配。”南京市社会培训行业协会会长樊飞坦言,线上教育普及,一般需要家庭配备电脑、平板电脑、开通网络,这些硬件投资不能到位,线上教育资源的普及就无从谈起。此外,不少家长思想上还不太能接受线上教育,担心给孩子电脑和网络,无异于“孙悟空看管蟠桃园”。

“这次突如其来的疫情提醒我们,不仅仅是特殊时期,就算平时,也需要有一个线上公益教育平台,即便不上教材,作为课堂学习的补充,线上教育的普及也该提上议事日程。刚开始可以由民办或市场化机构参与,局部试点,以政府购买服务的形式,让线上教育尽快走进千家万户。”樊飞说,不仅仅是主课,像农村孩子渴望的绘画、舞蹈等艺术课程,更适合广泛线上传播,以弥补艺术课程在农村推进的不足,促进艺术教育资源在这些区域的均衡和公平发展。“当然,这还需要一个过程,硬件匹配、教师培训、理念更新等,都不可能一蹴而就。政府如果能给予一些补贴,相信会推广得更快更好。”

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方长春则表示,从目前来看,受家长文化水平和家庭网络设备等多种因素影响,农村、农民工孩子的线上教育环境与城市孩子还存在一定差距,效果也无法等同于线下教育。但线上教育无疑为促进城乡教育公平提供了契机。“它让更多农民工孩子通过网络享受到了优质教育资源”。鉴于目前现状,方长春建议学校目前先不急于上新课。“非常时期,对于家长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网课设备不齐的农村孩子,线上教育效果如何很难评估。希望疫情早点结束,孩子们早日回到校园,畅快呼吸!”

交汇点记者 唐悦 黄红芳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